当前位置:主页 > 1976至2017历年马开奖记录 > 中宏院学者常修泽教授在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大讲堂》发表演讲:

中宏院学者常修泽教授在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大讲堂》发表演讲: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9-11-28 / 点击:

  我国从1993年就提出了建设现代企业制度,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某些领域,企业和资产的限制依旧模糊不清,造成了“吃大锅饭”“搭便车”的现象,从而影响市场主体间的平等交易。产权界定的模糊,不仅影响公平和效率,也从某种程度上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下,完善产权制度、保护产权对稳定社会心理预期,增强人们的信心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宏院常修泽教授在中央电视台《中国经济大讲堂》发表演讲,从产权界定要明晰、产权配置要合理、完善产权交易制度、加大产权保护力度四个方面对完善产权制度进行了深入解读。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在国有资产的产权界定方面还是十分清晰的,尤其是这次十九大报告提出“三权分置”的土地制度改革,对中国农村土地产权做了一个明晰的界定和划分。但是在有些方面,产权界定得还不够明晰。比如一些油田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办的“三产”企业,就存在产权界定不清晰的问题。产权性质“亦国亦集亦私,几不像”。

  常修泽在演讲时提到,他在某省调研时发现,该省一年的创新技术专利项目是5000项。但项目应用到产业和实际经济部门的转化率只有10%!

  常修泽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科技人员,水平并不低,但是创新了这么多项目,发表了这么多论文,好多都是在抽屉里睡觉,没有转化成现实生产力,很重要一个原因是我们的某些产权体制,障碍着创新成果的转化。人力资本产权界定不到位,以至于影响技术人员、知识分子的积极性”。

  目前,我国在产权配置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完善产权配置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

  常修泽在《中国经济大讲堂》谈到国有资产的配置布局和结构时,认为国有资产的配置布局和结构仍有不合理之处。他表示,前几年,我们国家好多国有企业,包括央企在内,不少去投资房地产公司,最高的时候有七八十家,这个配置布局合理吗? 所以我看到中共十九大报告说国有资产的布局和结构仍有不合理之处,我觉得这句话点得比较深,切中要害。哪个地方该配什么样的资产,哪个地方不该配什么样的资产,本来是有一个严格的界线的,现在这个界线不清楚。

  以北方某三个省为例,国有企业有7076家,净资产1.1万亿,总负债是1.7万亿,但经营一年却亏损50多亿。这就反映出我国国有资产的配置效率不高。

  常修泽提到,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国有经济改革发展的提法,有重要的变化,叫做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这个提法的变化,我认为是很深刻的。不是仅仅盯住某一个国有企业,由企业的这个视角,提升到国有资本的视角,一个更宽的视角”。

  常修泽认为,混合所有制经济是中国未来包容性体制的经济基础。那么国有企业改成混合所有制企业,怎么个改法?常修泽指出要四线推进。“原来一个国有独资的企业,我们加上民间资本、民营企业的资本,加上职工的资本,或者加上外商资本也可以,四条线:国、民、外、内,内就是内部职工。我举一个例子,华为,它一年销售收入5000多亿。我到了华为,我问华为是谁的?他们说我们有十几万员工,大部分人都有股,我问华为的一号领头人任正非先生有多少股?别人告诉我,大约占1.24%,这引起了我很多的思考,像华为这样的企业,职工入股,创新在哪里?就是劳动者的联合跟资本的联合,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他既是一个劳动者,又是一个资本的所有者。我认为华为这样的公司是属于一种新型的所有制形式”。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产权要流动,要流转。常修泽认为,当前我国在产权交易方面存在四个问题。

  首先,交易前的资产评估不准确、不科学。常修泽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以某地政府征地补偿青苗费为例,同样的两万多棵五味子,三家不同的评估机构,给出了三个相差悬殊的价格,一家给出9000元,一家给出80万元,最后一家给出40万元。“通过这个事例我就想,我们这些评估机构这个伸缩性太大了,评估不准确,交易难免就有流失,所以第一,需要把评估这一关把好”。

  第二,价格,评估是评估出一个底价来,然后交易,最后的价格是竞争的结果,这个合理不合理?

  常修泽强调,在产权交易中我们要注意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条,有效地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必须得防,你交易半天国有资产流失了这可不行;第二条,也要防止有人借机在交易中侵吞民资。马克思有一句名言,他说世界是丰富多彩、千姿百态,然后他说一句话,玫瑰花、紫罗兰各有自己的芳香,他说为什么我们非得要玫瑰花去发出跟紫罗兰一样的芳香呢?这个话讲得非常深刻。今天的中国国有经济和今天中国民营经济在我看来,一个是玫瑰花,一个是紫罗兰,各有各的芳香,不能你说你光喜欢国有排斥民营,国有资产流失了要防止,你把民营资本给侵吞了合适吗?”

  为什么产权保护如此重要?常修泽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产权制度是我们国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石。第二,产权保护是人类文明的需要。第三,这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

  对于产权和人们心理和社会心理的关系,常修泽在以《孟子•滕文公》中的话解释了产权保护对人民安全感、社会整体信心的作用。“第一句话是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它后面还有八个字,苟无恒心,苟就是假如,没有恒心的话,他说了四个字,第一个是放,很放荡;第二个是辟,怪僻;第三个字是邪,这我不用解释了,很邪性;第四个字,奢侈的侈,很奢侈,不过日子,懒汉,二流子,今日有酒今日醉。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我告诉你,这四个字振聋发聩,就是它这里揭示了一个恒产跟恒心的关系,产跟人的关系。”

  (常修泽,著名学者,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人本体制论》《广义产权论》《包容性改革论》等制度经济学著作。其治学成就入选《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



Power by DedeCms